他们,守护着历史


王永伟正在通过监控巡视遗址安保情况 记者 窦翊明 摄

长乐宫建筑遗址(资料照片) 记者 张宇明 摄

10个王朝在这里建都,历经2000年风雨,汉长安城遗址内的城墙和一些大型夯土遗迹仍清晰可见。今年6月份,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申遗成功,它的历史价值和保护成果获得世界认可,这背后凝聚着无数人大量的心血。

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汉长安城遗址区内都有文保工作者的身影,他们与破坏遗址的行为斗争;无论是农忙之时,还是村民聚会,遗址区所在街办的工作人员都会抓住时机宣传文物保护,并想方设法为村民寻找不破坏遗址的致富之路;遗址区淳朴的村民,不经意间挖出的一块瓦当,不会私藏而是将它交给国家……

(一)

1994年的一天,甘洪更来到了汉长安城遗址,被委以重任,组建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他看着这片蕴藏着丰富历史遗存的遗址,脑中勾画着一幅保护蓝图。然而当年的这里是一片田地,连一间可以坐下办公的房子都没有,人员少、资金少、条件艰苦,他脑中的蓝图能否实现?

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保卫部部长王永伟是最早来到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工作的人员之一。他回忆说,每天早上他们骑着自行车来到遗址,站在树荫下,甘洪更所长给大家安排一天的工作任务。

刚刚开始汉长安城遗址的保护工作,他们要将遗址内的整体状况调查清楚,36平方公里,他们分片巡查。一些遗存在田地中,很多地方骑自行车无法过去,他们就只能步行,就这样他们用脚丈量着这里的每一片土地。早上分配完任务后,大家就各自忙碌起来。中午就蹲在田间地头吃着从家中带来的午饭。

“那时候条件真是苦啊!”回想起当时的工作环境,王永伟不由自主地感慨道。初见到王永伟,第一印象就是他黝黑的皮肤,然而当见到宣教部部长高亚平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普遍现象,那就是每个人的肤色都因长年户外工作而晒得黝黑。

王永伟和高亚平告诉记者,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现在的遗址区比多年前面临更大的威胁,经济要发展,村里要致富就会积极引进企业,但是有的类型的企业会对遗址造成破坏。如就曾经有铁厂建在遗址区上,为了将这个“大毒瘤”从遗址中清除出去,他们找厂子、找村长、找当地街办,最终这个铁厂被拆除。此后又有煤场、化工厂等企图进入这里,但都没有进来。

高亚平到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的时间稍晚些,他赶上了遗址保护任务最为繁重的时期。从2005年开始,全国范围内展开对大遗址的保护,并开始积极探索大遗址保护的方式,汉长安城遗址自然被列入重点。

借此东风,汉长安城遗址获得了一定资金,开始对遗址展开更大范围的保护。正当大遗址保护如火如荼地开展时,汉长安城遗址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又迎来了申遗,这样汉长安城遗址的保护无论从资金上还是人员上都有了极大提升。

中国古代建筑和西方国家不一样,宫殿建筑均是土木结构,经过千年的风吹日晒,建筑遗址都只残留地下。而一旦发掘后,再经过风吹雨淋就彻底破坏了。考古工作者对遗址进行发掘采集足够的资料后,均会进行回填以保留其原状。不仅要将遗址保护好,还要充分展示出来,发挥遗址的宣教作用,按照申遗标准,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开始对已经探明的遗址进行展示。

高亚平还记得,当时前来视察的国家文物局领导,对于汉长安城遗址能否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相关保护工程持怀疑态度,汉长安城遗址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如果无法通过审核,将影响整个申遗计划的顺利进行。

“无论如何都要按期完成任务”,高亚平说,当时所里的每个人都顶着这样的压力。黑面孔、花白头发已经成为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工作人员的普遍形象,高亚平自己的头发就是在申遗这段时间突然花白了。

高亚平当时承担着10多项保护工程,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工地上,时刻根据工程情况还要对施工图纸进行研讨更改。去年高亚平的孩子恰逢高考,而王永伟的孩子也要中考,就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们作为孩子的父亲却几乎很少能与孩子见面,更不要提关心孩子的学习,家中的大小事务全要靠妻子打理。所长甘洪更知道后很不忍心,在孩子临考前专门给他们放假,让他们回家陪孩子考试。

经过大家的努力,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通过多种方式将遗址区的珍贵遗存向市民精彩展示出来。去年,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向社会正式开放。桂宫2号等遗址区采用的是地表模拟展示,虽然发掘后进行了填埋,但在地上原样进行模拟,参观者可以了解到宫殿结构。

还有一种方式是对遗址进行标识,就是在遗址本体上用砖或植物勾勒其形象,如道路遗址用石子标识,城墙遗址就用桧柏这种低矮的植物进行标识。另外一种展示方式是在遗址上建陈列厅,如长乐宫4、5号遗址就是这样。宫墙、城壕、未央宫、长乐宫、椒房殿、中央官署、少府等遗存均采用不同的方式进行了展示。

看着现在的汉长安城遗址,甘洪更、高亚平、王永伟以及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的文保工作者无不为之骄傲,申遗成功,他们的工作获得了世界肯定,如今甘洪更脑中在勾勒着另一幅更美好的保护蓝图。

(二)

1997年,徐家宽来到当时的汉城乡任副乡长,他还清楚记得领导找他谈话时说了四个字:稳定发展。

工作不久,他发现汉长安城遗址保护区的好几个石碑被砸倒了,徐家宽觉得很蹊跷,于是展开调查。原来,有许多石碑是被人为砸倒的。为什么大家对石碑有这样的不满?

在调查中,许多群众指着邻村给他说,你看看朱宏路以东是什么样子,而朱宏路以西又是什么光景。当时在老百姓流传着这样的话:临潼致富,不忘秦始皇;汉城翻不了身,只因汉刘邦。

朱宏路以东经济迅速发展,居民生活富裕;朱宏路以西正是汉长安城遗址保护区,村民生活贫困。老百姓认为,就是这个汉长安城遗址,使得他们无法富裕起来,就将怨恨发泄到这些石碑上。

“老百姓的心情咱理解,但是作为政府工作人员,遗址咱也必须要保护。”于是徐家宽开始对汉长安城遗址保护进行研究。“文物是不可再生资源”,他理解到保护遗址的重要性,也深刻领悟到在汉城街办工作,需要的不仅仅是“稳定发展”,还要在保护的同时,让这里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徐家宽开始琢磨,怎样提高老百姓的保护意识,怎样在保护遗址的前提下让老百姓致富。在农村,农忙时是人最全的时候,徐家宽和同事利用这个机会走到田间地头和农民拉家常,给他们讲金屋藏娇,讲韩信是怎样被杀……

徐家宽说,遗址区的村民们都十分淳朴,很多人尽管不富裕,但是仍然十分重视文物的保护,盖房子时发现一个瓦当都会收集起来上交。

文物不能破坏,还要让村民逐渐富裕起来。徐家宽和同事引导村民开办小作坊,利用现有的房子搞印刷,做小工艺品,兴办农家乐。同时鼓励老百姓走出去,一些村民说自己没有技能,徐家宽就告诉他们只要会使钳子就能够打工挣钱。村子距离大明宫建材市场较近,很多村民都在那里找到了工作,生活状况逐渐好转。

徐家宽常常在想,怎样将汉长安城的历史文化资源利用起来,带动村民富裕。当时,长乐宫4、5号遗址考古发掘完成,他就与主持发掘的负责人商谈,能否在这里建设展示厅对外开放,不再填埋。后来,他主动解决了建展示厅所要解决的土地问题,展示厅顺利建立起来。

汉长安城遗址清明门前有一座门楼,上面写着:汉长安城,走过这个门楼就走进了汉长安城遗址区,这个门楼就是当年徐家宽主持建造的。他说文物保护就是从这个门楼开始,利用这个门楼来起到警示提醒作用。同时他们还对汉城街办辖区内各村之间的道路用水泥路硬化连通,并在路边栽植树木,呈现出路在花中的美丽景象,节假日很多市民会选择到这里游玩。

现在,徐家宽已经离开汉城街办,然而在汉长安城遗址区工作过的经历,一直让他引以为豪。

(三)

汉长安城遗址区居住着万余村民,他们对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为遗址保护贡献着力量。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普通人为大遗址保护做出的贡献:

施建军,张家堡街道红色村村民,人称“高铁寨汉墓守护者”。担任文物保护员20余年,不计任何报酬,义务对辖区文物和遗迹进行巡视保护,不仅自己坚定不移守护高铁寨文物古迹,还大力宣传文物保护重要性,动员村民一起保护。高铁寨汉墓在他的多年守护下,未曾发生过盗掘现象,自然形态保存完好。

查胜利,咸阳市国棉七厂退休职工,1994年开始收藏文物,他共收藏文物400余件,并于2011年9月28日将其全部捐给汉长安城遗址保管所。他从开始收藏文物到捐交,从未卖过一件文物。看到汉城“石马湾”隐藏的丰富历史文化,为了使这里的历史文化不被湮灭,他到处呐喊,并在“石马湾”仿建一尊“大夏石马”。

郑富林,一名退休干部,出生在未央区六村堡村“雍城门”遗址附近,从小与汉砖、“泥娃”为伴,对这些有着极深的感情。1997年起,先后在各类媒体上发表以介绍汉长安城文物古迹、呼吁文物保护、改善遗址区民生为主要内容的文章,在其呼吁下,汉天禄阁、石渠阁遗址得到保护。

赵小林,未央区汉城街道罗寨村党支部书记,他积极配合中国社会科学院汉长安城工作队完成了6处遗址的发掘,同时还配合摸清了田野遗址的底数,划定了保护界限。他积极动员,大力宣传大遗址保护的重要性,在汉长安城申遗中,及时完成了罗寨村的整体拆迁。

靳小厚,未央宫街道西马寨村村委会主任,常年在村民中宣传文物保护政策,在“不挖、不盖、不建厂、不污染”的文物保护前提下,推广农家乐发展模式,改善遗址区内群众生活。他要让汉长安城未央宫前殿拂去历史的尘埃,为西马寨村增添美丽的光彩。

……

如今,汉长城遗址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未来也将迎接越来越多的国际游客前来参观游览,汉长安城遗址区的村民也将在汉长安城遗址的保护利用中获利,大遗址保护与当地经济发展在这里完美融合。

无论是文保工作者,还是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以及世代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他们为遗址保护所作的贡献将永久载入汉长安城遗址保护发展的史册。 记者 吕华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2017. 地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