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新规将助力中国经济转型

■龙昊

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资本市场期盼已久的退市制度正式推出。

此举不仅体现法治的精神,也必将促进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助力。

中国资本市场成立20多年来,垃圾股难以退市一直被人诟病。

应该说,政策的制定者重视退市制度的确立与实施。

1993年《公司法》规定了上市公司股票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情形,我国上市公司强制退市制度由此建立。2006年修订生效的《公司法》、《证券法》规定了公司强制退市的具体情形,同时,增加了因为吸收合并、要约收购而发生的自主退市方式。2012年6月公布的《关于完善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方案》、《关于改进和完善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方案》,以及在2012年4月出台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2年修订),进一步完善了退市制度架构。

但自2001年水仙电器、广东金曼两家公司成为首批公司退市至今,包括强制退市和自主退市,沪深交易所累计仅有78家公司退市。尤以2007—2012年间最为典型,A股市场上竟没有一家公司退市,这显然很不正常。而在欧美、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退市几乎是一种常态。以美股为例,其退市率远远高于A股市场。如,在1995—2012年间,纽约证券交易所共有3000家左右的公司实现退市,而纳斯达克市场共有8000多家公司完成了退市。

退市难题,不仅扭曲了投资理念,而且严重妨害了市场资源配置。

长期以来,上市资格在我国成为一种稀缺资源。为了上市,一方面,很多企业或利益团体不惜造假,如蓝田股份、万福生科等;另一方面,一些企业或利益团体为了保住自身的上市资格,本应从A股市场中消失的劣质股往往凭借“重组”、“借壳”,甚至“政府补贴”来维系。这更加强化了上市公司的“圈钱”效应,使企业把上市作为其终极目标,并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寻租”,不仅违背了市场经济“优胜劣汰”的基本规律,而且公然嘲弄证券市场价值发现功能。

在这样一个投机盛行、定价不合理的市场上,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此举又加大了A股市场非理性波动的风险。一个显而易见的事例是:2012年沪深两大交易所相继出台退市新规,一度引发垃圾股地震。但最终只有ST创智和ST炎黄两家公司成了刀下鬼,一众炒作资金大呼上当。经此一役,监管层随后再提退市改革,二级市场几乎已经没有反应,有的垃圾股甚至不跌反涨,最终导致普通投资者的利益受损。

中国股市沦为“赌场”,与此息息相关。

中国经济已步入转型升级期,“赌场”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经济转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法治精神,取决于资源的市场化配置和聚集。

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曾表示,上市公司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制度,要逐步实现退市制度的常态化。下一步,要严格执行新的退市制度,实现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

今年5月发布的新国九条,专门针对完善退市制度提出了“构建符合我国实际并有利于投资者保护的退市制度”、“健全市场化、多元化退市指标体系并严格执行”、“支持上市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战略实施主动退市”、“对欺诈发行的上市公司实行强制退市”、“明确退市公司重新上市的标准和程序”等具体要求。

如今,退市制度正式推出。各界人士很看好监管层的此次举措。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就认为,此次退市制度体现了四方面特征:一是对称性,退市规范与IPO规范呼应;二是多元化,除了退市指标多元化之外,还提出了自动退市和强迫退市状况;三是市场化,成交量、股价、股权漫衍等退市指标体现了投资者用脚投票权;四是国际化,A股退市指标越来越与成熟市场的国际通例对接。

长城证券投资顾问龚科则认为,《意见》对违法上市公司划下退市“红线”,同时明确违法上市公司及其责任主体所需承担的法律、经济责任,有助于推动A股上市公司整体质量的提高,降低投资者面临的市场风险,提升A股市场对投资者的吸引力,进而重新平衡A股市场价值发现功能,实现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

随着退市制度推出与实施,将通过提高违法成本严惩“带病圈钱”者,净化中国证券市场的投融资环境,为中国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提供有力支持。

也应看到,退市制度的全面构建是良好的开端,从制度到“进出有序”的市场现实却还有一段路要走,这期间,已有制度能在何种程度上得以执行尤其关键。

随着我国证券市场基本制度架构的不断完善,可以预期,一个更加体现市场化精神、具备优化资源配置功能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也更加具备投资价值的证券市场在加速形成。
责任编辑:zz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2017. 地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