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从副国级苏容落马说起

杨恒均:从副国级苏容落马说起

楼主 :hihi12345 发表于: 14-06-20 11:00

反腐难道也会不得人心?

相信我,写下这样的标题,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我原本要写的是“反腐可能会不得人心”,但考虑再三,还是从陈述句改成了质问句。我怕触犯众怒,也担心有违我一贯的主张——要知道,仅仅过去一年,我至少写过20篇力推反腐的博文——可是,这段时间连续接触体制内外人士,经过广泛探讨与深入思考后,学者的良心让我不能不说出有违我一贯主张的一个看法:如果不建立制度反腐,反腐很有可能会越来越不得人心。

稍安勿躁,请我慢慢道来。就让我们从刚刚落马的政协副主席,副国级党和国家领导人苏容说起吧。网民翻出了2009年他任江西省委书记时人民网的一篇采访报道:《看苏荣反腐那股子“狠劲”》,文中写道:“从苏荣讲话里,我们不难看出,江西省委对反腐防腐是怎样地动真劲,动狠劲,让人感到江西正以更加猛烈而切实的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贪污腐败。” “我们对腐败的态度只能是:除恶务尽,斩草除根。”

好一个苏荣,除恶务尽,斩草除根!铿锵有力!够狠的!如今他已经进去了,虽然贪污腐败劣迹尚未公布,但据我一位知道内情的朋友透露,苏荣同志贪污腐败时的那股“狠劲”,让人不寒而栗!反腐那股“狠劲”与腐败起来的这股“狠劲”到底哪个更狠?像苏荣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的高级干部还有多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遏制如此猖獗的腐败?

江西。让我们从江西开始吧,这里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南昌起义打响革命第一枪的地方,也是朱毛井冈山会师的革命圣地,还是瑞金苏维埃政权的第一个根据地。从对中国革命的贡献来说,江西不排在第一,也至少是第二。但大家可能忘记了,江西同样是中国共产党反腐的“圣地”。

早在1932年,当时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利用职权贪污打土豪所得财务,私自利用公章开证明为自己偷运财务牟利。时任苏维埃共和国主席的毛泽东义愤填膺地说:“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与贪污腐化做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是年5月9日,谢步升被枪毙。这是中共历史上记载被枪毙的第一个大贪官。

胡长清(1948.8.24—2000.3.8),江西省原副省长,省人大代表。因贪污受贿,于2000年3月8日被依法执行死刑。胡长清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副省级高官。我当时曾在文章说,当年,中共在南昌打响了反对国民党贪污腐败的第一枪,如今,中国又在南昌打响了清除党内贪污腐败的第一枪。没想到的是,十八大后落马的首位副国级高官苏荣又是江西的省委书记。

江西的传奇故事当然还有很多,最有名的就是在我出生一个月后的1965年5月,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毛泽东提到“士兵委员会”制时说:“(当年井冈山时期的)士兵委员会可以监督连长、营长、团长的,它有很大的权利。现在工厂的工会真的可以监督厂长、书记吗?谁又来监督我们的市委书记、省委书记?监督我们的中央领导……”

是啊,谁来监督我们的胡长清副省长和苏荣书记呢?我这篇文章不评价毛泽东,但我相信作为党和国家的缔造者,他一定是不想贪腐腐败盛行,他比谁都想保党救国的。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受限制的权力一定会造成贪污腐败,这也是他当初起来推翻国民党的理由与旗帜。只不过,毛泽东看到了问题,但他最终没有选择1946年7月他提出的那个办法。

那个办法是他当时在延安会见前来参加国共商谈的著名爱国人士黄炎培时提出的。当黄炎培问毛泽东取得胜利后将如何走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律”时,毛泽东爽朗回答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会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说得多好听啊,想当初,老杨头入党不就是冲这句话来的吗?!然而,不管是基于毛自己的知识结构还是执政理念,或者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机会亲身体会一下其它民主制度的运作(说实话,当时世界上的民主制度运作也并不那么理想),又或者执政后的毛泽东发现,真正实行了权力制衡的民主制度,他自己手中的权力也要被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他就再也不能像他曾洋洋自得地说的那样“老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总之,毛泽东选择了另一种监督政府官员、控制、限制权力的办法——文化大革命!有史料显示,毛泽东就是在1965年重上井冈山时决定发动文化大革命的。

历史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以“文革”那种踢开政府、破坏法治的所谓“大民主”的方式无论是反腐还是闹革命,结果都会更糟糕。如果真在“文革”与“腐败”之间选择,宁肯选择后者(前者并不是没有腐败,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只不过,中华民族不应该只有这两个悲催的选项吧?

改革开放后,中国痛定思痛,反思了文革,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并探索了一条适合中国经济发展的道路,但我们找到了新的反腐办法没有?

实事求是的说,从邓小平到江泽民、胡锦涛等几代领导人,哪一个不是世界上反腐最有力度的国家领导人?可这些年下来,中国的腐败情况如何,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有人说越反越腐,可能是带情绪的,但1932年被枪毙的谢步升贪污的那点钱,恐怕连买一亩三分地都不够,而2000年被枪毙的胡长清贪污的数额是500多万,今天如果按照这个数字枪毙贪污犯,你扪心自问一下,你那位当处长、科长的干爹和表哥的脑袋保得住吗?难怪有网友说,如果中央电视台某一天突然公布某位高官把整个国家给贪污了,他也不会感到惊讶!

正是因为一目了然的反腐历史,正是因为普通人的这种常识与积累下来的不满情绪,使得我今天终于认识到,如果找不到反腐的正确路子——或者说,如果不能用制度与机制的办法对腐败“除恶务尽、斩草除根”的话,任何其它形式的反腐,尤其是运动式反腐,不但不会凝聚民心,甚至可能会让当局逐渐失去人心——

首先是“官心”。对于那些被抓起来的官员,有哪一个是真心服气?他们是贪污腐败最严重的吗?他们会认为自己时运不佳,躺着也中枪了,甚至会说自己是权力斗争的产物!对于那些还没有被抓起来的贪官,他们掌握着不受限制的权力不敢用,心里不舒服;如果使用又有可能被随时抓起来,心里更加恐惧,于是,消极怠工,变戏法对付民众,等待反腐风暴的“一阵风”尽快过去。对于那些更多的没有贪污腐败的好干部好党员,他们心里同样不舒服,不时暴露出来的腐败干部的劣迹让整个党与公务员队伍都背上了一辈子也洗不掉的黑锅,冤不冤啊!?

这样过一阵来一次,过几年来一阵的反腐注定会失去“官心”,却并没有收获“民心”。为什么?很简单,抓了几个贪官,让普通民众一开始好象很解气,哇,家里有上亿现金啊?哇噻,睡了几十个黄花闺女啊?!……可是,稍微有点常识与知识的人就不难看出,这种官员在我们的前后左右应该不少吧,不受限制的权力,注定会生出一窝又一窝的贪官污吏,现在抓的只是凤毛麟角吧?尤其是当一阵风过去,阵阵风都吹过去时,稍微懂点心理学的人都不难理解:剩下的是失落、失望的民众!当初抓了一两个贪官达到的“解气”效果早就泄气了不说,每个人肚子里还憋了满满一肚子的怒气!

我支持反腐,而且坚持认为,以目前的腐败程度,反腐必须标本兼治,甚至要治本的话必须先遏制“标”,否则要确立治本的制度实在太难。而且,我认为这届政府不同以往的是,反腐力度异常的大,且已经开始在尝试制度反腐(例如七个省级法院试点等),但作为一名老党员,不管各位高不高兴,我要提出自己的忠告:速度要再快一些!反腐必须找到“除恶务尽”的途径,必须从制度上反腐,让官员与民众都心服口服。那种运动式反腐,那种拍拍脑袋撞上一个抓一个的反腐,那种一阵风的反腐,很有可能会让反腐越来越不得人心……

相信我,忠言逆耳。

老共党分子 杨恒均 2014.6.19

沙发 :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2017. 地铁时间